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家大师 > 正文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咳,进来的盏友们,别想多了。此“绿”非彼“

绿

”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清代瓷学家寂园叟对茶叶末釉这样一番点评:

茶叶末以滋润,鲜明,活泼,三者为

贵矣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茶叶末黄杂绿色。

妖娆而不俗,

艳于花,美如玉,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笵为瓶,最养眼。

——清《陶雅》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刘唐慎大师 柴烧茶叶末建盏

对于茶叶末釉,有两种不同的看法。有人觉得茶叶末釉是建盏釉面中的杂色釉,不是建窑的代表作,价值不大;

有些人则对茶叶末釉情有独钟,就爱这黑釉盏中的小清新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建盏中的茶叶末釉是很迷人的,黄绿的色泽,嫩得像春天里抽出的新芽儿,半透明的釉层,明晃晃地像秋日晴天里的湖面。

釉层里面还有些反光的结晶体,好像茶叶细末,最特别的是,茶叶末釉表面常常有开片,开片儿开得洒脱,仿佛能传出玲珑清脆的冰裂之声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张中钦 生生不息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茶叶末釉经化验釉中含铁、镁,它们与硅酸化合而产生结晶体。釉呈失透的黄绿色泽,很像茶叶末,因而得名“茶叶末”。釉面匀净,呈半无光状,暗绿釉色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古黄色光斑,给端庄秀丽的器型增添了几分神秘和古雅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茶叶末釉还是我国最古老的结晶釉之一,也是古代铁结晶釉中重要的品种之一,属高温黄釉,以氧化铁为呈色剂,经1200℃—1300℃之间高温还原焰烧制而成,茶叶末的烧成温度一般在1285℃左右。

茶叶末釉在唐代就有,起源于唐代黑釉,唐宋时期一些烧造黑釉的窑场中也有烧制。例如耀州窑就有大量烧制茶叶末釉瓷,不过耀州窑的茶叶末釉跟建盏的茶叶末釉不太一样,颜色要深得多,光也比较暗,一般称为橄榄绿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到了清代,景德镇也烧制茶叶末釉瓷,在雍正乾隆时期相当盛行,颜色呈墨绿色,显得沉着稳重。

宋代建窑 茶叶末釉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由于配方和制作工艺的变化,茶叶末釉的釉色不尽相同,故有蟹甲青、鳝鱼黄、蛇皮绿、老僧衣等品种,釉面多数呈半木光。

也有人把“茶末”两字拆开,绿的为茶,黄的叫末。这样的说法也有道理,建盏中的茶叶末釉有的比较黄,甚至显褐色,有的则很绿,有的玻化程度好,有的要暗淡一些,都略有差异。

有一种茶叶末建盏最受青睐,釉面滋润鲜亮,嫩绿嫩绿的,像新鲜的青苹果,所以称之“苹果绿”。

有些茶叶末还暗藏玄机,例如有些建盏口沿处呈绿色,底下却有兔毫,有些茶叶末釉面如同覆盖一层薄膜,蓝光显现,有点曜变的味道,十分惊艳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银兔毫和茶叶末并存的建盏瓷片

在日本的京都国立博物馆有一只茶叶末建盏,在16世纪,日本的名医曲直濑道三曾收藏过,称其为“蓼冷汁天目”,归为黄天目。

京都国立博物馆这只蓼冷汁天目颜色偏黄,釉里有些小小的黑色颗粒,从釉面上看未必是最好的,但是这只盏记录了名医曲直濑道三的故事,变得无可取代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蓼是一种中药,它的叶和茎可以作淡蓝色染料,在古汉语里蓝色绿色都归为青,大概是蓼汁颜色与盏颜色相似,才有了“蓼冷汁”这个特别的名字。

水廖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方剂书籍《普济方》里也说“用建盏一只于火上熔朴硝成为珠子”“用大建盏,内熬蜜沸,入丹砂”,都记录用建盏制药,这跟建盏耐得住炭火的大铁胎有很大关系。

宋代建窑 茶叶末釉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一抹翠色脱胎于黑釉之中,从宋代穿越而来,经历了千年,却依旧光彩照人,生机无限,不得不说是个传奇。

据资料统计,建窑窑址生产的釉器中,带兔毫纹的约占60%,绀黑或纯黑色(乌金釉)约占25%,油滴、鹧鸪斑、酱褐、酱绿(茶叶末釉)等其他釉色及纹饰约占5%,生烧品约占10%,而茶叶末色,为建窑之罕见者。

作为杂色釉中的一员,茶叶末釉很难烧制,存世的全品并不多见。在稀有程度上,茶叶末釉建盏值得收藏。在美观程度上,茶叶末釉盏的特殊色泽,精美的开片以及点状结晶,都是有个性且耐看的。

一股清流的茶盏——建盏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