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开盏方法 > 正文

建盏的匠心传承

建盏的烹饪技术

古代木柴匠白秉佑

当你有幸目睹或开启班展馆首席画家白秉佑先生的作品时,你会惊叹不已,怀疑自己是否穿越了800年前的宋代

他手里拿着白师傅的煎茶,静静地啜着茶,小心翼翼地玩着。久而久之,他就会醉酒上瘾。宋人对建盏赞不绝口:明亮的窗户透着紫色,色香味俱佳,宛如微风拂面而过

白秉佑的作品严格遵循古代龙窑烧柴的方法,无论是从器物的造型、釉料、胎体,还是彩窑的变化,都充满了宋韵。他制作的建盏厚如铁石,釉质润如肥玉。建盏内的窑炉令人眼花缭乱,但变幻莫测。太阳下黑釉发出的七色光和上帝般的微光令人叹为观止

继承教学方法

他的作品体现了事物的自然性与道佛思想的深刻交融,具有禅宗艺术的特点:参差不齐、朴素、枯燥、自然、幽雅、雅致、静谧。

现年37岁的白秉佑大师是近年来建盏界的新星。他出生在南平市建阳市水集镇。他从小就对建盏的烹饪技术很好奇。小时候,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水集镇的盏厂里度过。他听说了穆然大师做盏的各种工艺。虽然他年纪大了一点,但他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初衷。他常年到南平建盏古窑,收藏了上万件珍贵的建盏古窑文物。这些五彩缤纷的宋体激发了他对建盏的热爱,于是他正式加入了建盏艺术的传承人徐家友大师的行列,系统地学习了烧建盏的艺术。

白秉佑不善言辞,但他学习建盏烧制技术的精神却近乎偏执。入师不久,他就熟练掌握了兔毫、油滴、鹧鸪斑等制作技艺,然而,夜深人静时,他独自一人抚摸、玩弄古窑建盏遗物时,总觉得用电窑制作的建盏似乎比宋代的老建盏要少

建盏艺术

复辟是对历史的尊重。只有遵循古代木窑烧制简盏的方法,才能真正还原时代背景赋予的历史厚重感和器物魅力。

于是,他决定恢复古代烧建盏的所有工艺方法,并用龙窑木柴烧建盏,重现800年前建盏的原貌。然而,光有雄心壮志是不够的。白秉佑知道自己选择的道路充满荆棘。

龙窑木柴烧建盏和电窑烧建盏在工艺上有很大的区别。从选用建阳水鸡土特产富含铁元素的红壤,到传统的粉碎、洗涤、压滤、陈化等工艺,再到釉料的选择和采集加工的配比,我们都要不断研究分析,反复尝试烧成,制法了适合传统龙窑高温烧建盏用的原矿粘土和釉料。

继承的本质在于传统,追求建盏器造型的完美。白秉佑得益于他多年收藏的上万件古窑建盏件。他从中汲取营养、汲取精华,继承了宋代建盏器的丰富造型,并试图通过传统的手绘工艺,完美地再现宋代建盏器的美。

龙窑烧柴火最大的问题是控制窑温。不同的火焰颜色代表不同的温度。龙窑的不同位置,窑温必然不同。必须准备不同的釉水,放置不同的器皿。因此,放置匣钵、添加木柴和控制温度成为一门深刻的学问。没有几十年的实践经验,你不可能胜任,白炳友深知其中的困难。为此,他拜访了世界各地著名的烧柴人,谦恭地询问他们在烧柴窑烧制陶瓷方面的经验。

但是,各种陶瓷的烧成工艺不同,不能借鉴。我们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和精力,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烧制。从火的开始到火的结束,每个窑都要烧好几天。白秉佑来到窑口的最后几天,从不睡觉,也从不离开窑口。他亲自指导不同木柴的运送和运送速度,以控制窑炉的温度。木材烧干的温度范围很窄,温度高,基体开裂,釉面起泡收缩;温度低,无结晶作用,不能生产彩色窑炉。当窑被加热到所需温度时,封火后的冷却阶段就像一年。这是一种煎熬,一种折磨,因为我期待着砸开窑门,走进窑内,阅读前期辛勤劳动的成果,能否呈现出自己满意的作品。

初期,摆在白秉佑面前的每一个窑都是成堆的废品,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。他必须忍受身心疲惫和大把花钱的压力,继续坚持不懈地前进,不断尝试,不断失败。如果不是因为真爱和强烈的使命感,普通人就不能坚持这种别出心裁。

很有创意

然而,上帝会永远眷顾那些坚持的人,并用成功给他们惊喜。

白秉佑在无数次考验中耗尽了所有积蓄。最后,2015年,他烧制了几只釉面光滑内敛、摸上去像肥玉的兔毫杯,烧制了几只色泽原始的柿子红釉杯。同年,我认识了两位好友,他们对传统烧柴建盏的研究也有着很高的热情。为了共同的目标,他们走到一起,成立了班站堂建盏文化研究中心。

随着新鲜血液的注入,古代烧制建盏的方法越来越成熟。很快,油滴、鹧鸪斑、黑金釉、茶茉莉釉、紫金釉、鸡血釉等各种彩窑盏相继问世。每件作品造型朴素,形体刚健粗犷,釉色艳丽,深沉含蓄,质朴厚重。然而,白秉佑对此并不满意。他参观了江西景德镇和浙江龙泉的名窑。他心胸开阔,善于寻求建议和交流技巧。他创作了宋代罕见的葫芦瓶、直颈瓶、蒜瓶、梅瓶等大型花卉展示瓷器。这是建窑木烧黑釉瓷发展史上的重大突破。

白秉佑大师是班站堂建盏研究中心的灵魂人物。他愿与班站堂全体工匠携手共进,为把建窑打造成中国黑釉之宝而不懈努力。

前面的路还很长,充满了无尽的未知和惊喜。白秉佑大师知道,工匠的命运没有捷径。只有时间的渗透,技能的磨砺,才能让未来的光芒逐渐变得明亮!

制作的建盏


发表评论